字幕网app影音

() “好!”眼见袁学东一口气将整杯的酒喝光,酒桌上顿时响起了叫好之声。

“老袁,就算你这次被调回到总厂了,但在我和我们心里,您永远都是我们劳动服务公司的总经理!”一个穿着警服个头很高的中年男子此时也端起了酒杯,说道:“这杯酒,是我陈大强和保卫科的兄弟们敬你的!”

和后世工厂的保安不同,这二年很多国企的保安科的成员都是身着警服的。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现象,是因为新中国刚建立的时候,因为旧时代的警察名声很不好,所以建国后我国废除了旧的警察,组建了自己新的时代警察,50年代的时候,警察大约有70万人,所以当时的警察密度其实是很低的,到了60、70年代,警察数量没有上涨,还出现了下降,仅有60多万,一般的标准是1万人需要20个警察。所以当时我国的治安是不够的。

我国每1万人只有几个警察,但是治安情况还不错,60年代的时候是基本上没有发生什么大案的,最多的案件就是邻里摩擦,但是70年代后期开始,当时因为经济的增长,犯罪也逐渐的变多了,80年代初期,发生了几起大案,于是很快就来了83年的第一次严打。而当时警力分散,很多的治安无法保证。所以一些辅助警察队伍的机构就出现了。

那个时候的保卫处和保卫科与现在的差别很大,现在的基本都是保安,但是那个时候保卫科的人员穿的是警服,工资由企业发放,隶属于警察和企业双层管理。一些大型国企,保卫科的人员甚至佩戴枪支。所以在90年代初期的时候,在家属区或者生活区发生了案件,是去保卫科的,不是去派出所的。

保卫科和保卫处的出现其实主要还是为了缓解警察人数不足的现象,它们本身也是存在很大问题的,比如自身管理缺乏,出现了很多的违规违纪行为,90年代之后,随着我国警察队伍的逐渐成熟,警察数量也增加,于是保卫科、保卫处等都慢慢的没有价值了,21世纪初期,很多的企业进行了改革,保卫科没有执法权了,衣服也不是警服了,只是保安服装。

“好好好。”眼见保卫科的科长陈大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袁学东脸色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袁经理,我也要敬你一杯,这两年你一直都对我们销售科的兄弟们不错,虽然我们生意没谈成多少,但工资奖金发的一直都不比总厂少,福利也多,我林宝今天就把话摆在这儿,咱们大集体总经理我也只认你一人,别人我是肯定不服的!”又有一人站起来端着酒杯对袁学东表忠心。

“哎,你们这态度可不行啊,人家好歹也是总厂派来的,以后要是你们不配合的话,那人家工作还怎么干啊?”袁学东眉头一挑说道。

“一个毛头小子而已,我凭什么要给他面子?”

“袁经理,你可不能走啊,咱们劳动服务公司这边离不开你啊……”

清秀低头沉思妹子粉嫩露香肩

“是啊,我看总厂那边的领导一个个也都是脑袋让驴给踢了,居然派了一个毛头小子来咱们厂子当总经理!还真以为咱们厂这个山头是个人就能压得住啊?”

眼见众人纷纷都对自己表忠心,袁学东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三年时间,袁学东早已在劳动服务公司经营了一个稳固的利益关系网络,根子已经深深的扎入了厂里的各个部门。

一直以来,劳动服务公司的很多有关系的职工都是非常悠闲的,平时基本没有什么事情,拿空饷的人很多,一个月能到厂里上半个月班都算是好职工了,而工资奖金却都一分不少发,甚至比起总厂还要略高一些。

而这也正是袁学东的聪明之处。

每月总厂那边拨下来的资金,袁学东各种巧立名目,通过一些自己控制的外部渠道,将这其中大部分钱暗中转移到自己手中,他吃了肉,汤留给厂里那些亲近他的嫡系,所以,尽管这袁学东平庸而无能,他在大集体这边当经理多年,虽然连年亏损,但他这经理位置却能始终坐的很稳。

而这些人也都明白,一旦离开了袁学东,他们这些既得利益者恐怕连汤都没得喝,所以他们自然希望袁学东留下。

“呵呵。”此时坐在一旁的一个身材有些发福,穿着一身笔挺的中山装,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的老者笑了笑,说道:“你们其实想多了,厂里根本就不是要真的把袁经理调回总公司。”

“额?”袁学东闻言转头看向那发福老者,问道:“姜书记这话怎么说?”

“关于这个段云,我之前还是听过他在总厂的一些传闻的,是个技术高手,之前一直都是从事技术工作的,倘若总厂那边真的想让人取代袁经理你的位置,那就不可能是派这样一个从来没有任何管理经验的毛头小子了,所以我估计这次让这段云来咱们劳动服务公司担任总经理,十有**就是他这半年来升职的太快,得罪了一些厂领导,这次是故意挖坑让他往进跳呢!半年就想把咱们劳动服务公司扭亏为盈?还要让那小子在厂面前立下军令状……总厂的领导哪个不是成了精的老江湖?你们觉得这些老领导一个个都傻到可以信任重用一个毛头小子来力挽狂澜么?”

“额……”听到这里,在场众人顿时恍然大悟。

“所以半年后,甚至用不了半年,那小子就得灰溜溜的滚回总厂,而这大集体总经理的位置,还是要还给袁经理的,你们就看着吧!”姜书记说道。

“还是姜书记厉害啊,一眼就能看穿总厂领导的心思。”

“姜书记就是咱们公司的诸葛亮!”

“要么说咱们厂的人一直都说‘姜’还是老的辣……”

“哈哈哈。”袁学东闻言哈哈笑了起来,片刻后对那姜书记说道:“老姜,在咱们劳动服务公司,我最服就是你了!”

“那小子在咱们厂没根,他这经理干不长的,我们也是希望袁经理能早些回到厂里来。”姜书记微笑着对袁学东说道。

“呵呵,各位这么看得起我,我袁某人很是感动。”袁学东点点头,随即转头对旁边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问道:“对了小杨,咱们公司账面上还有多少钱?”

“这个季度总厂的钱还没有要过来,目前账上还有一万多块……”

“明天早上都当奖金发给机关这边的职工,一分都不留!”袁学东命令道。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Green Hope Theme by Sivan & schiy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